Load mobile navigation

放毒方式大不同 如何區分有毒動物的“毒”門絕技

一只網斑河豚(Takifugu poecilonotus)鼓脹身體,作為一種防御手段。 這些魚被稱為河豚,在日本是一道珍饈──但必須先進行謹慎的準備工作。 PH

一只網斑河豚(Takifugu poecilonotus)鼓脹身體,作為一種防御手段。 這些魚被稱為河豚,在日本是一道珍饈──但必須先進行謹慎的準備工作。 PHOTOGRAPH BY PAULIO DE OLIVEIRA, MINDEN PICTURES

懶猴(例如這只孟加拉國懶猴,攝于柬埔寨的吳哥生物多樣性保育中心)上臂底下的腺體會分泌毒液。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, NATION

懶猴(例如這只孟加拉國懶猴,攝于柬埔寨的吳哥生物多樣性保育中心)上臂底下的腺體會分泌毒液。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,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

金色箭毒蛙以吃掉小甲蟲來取得毒素。 PHOTOGRAPH BY ALBERT LLEAL, MINDEN PICTURES/NAT GEO IMAGE COLL

金色箭毒蛙以吃掉小甲蟲來取得毒素。 PHOTOGRAPH BY ALBERT LLEAL, MINDEN PICTURES/NAT GEO IMAGE COLLECTION

科莫多龍咬傷獵物后,能夠在毒液發作時跟蹤獵物幾公里,并利用牠們的敏銳嗅覺對準獵物尸體前進。 PHOTOGRAPH BY STEPHEN ALVAREZ, NAT

科莫多龍咬傷獵物后,能夠在毒液發作時跟蹤獵物幾公里,并利用牠們的敏銳嗅覺對準獵物尸體前進。 PHOTOGRAPH BY STEPHEN ALVAREZ,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


(神秘的地球uux.cn報道)據美國國家地理(撰文:JAKE BUEHLER 編譯:涂瑋瑛):蛇、蜘蛛與其他有毒動物施放化學武器的方式容易造成混淆,以下是你應該知道的知識。

如果你在路上遇到一條未知物種的蛇,你可能會猜測它是「被動帶毒」(poisonous)還是「創傷放毒」(venomous)──或者這兩種特性到底有無差別。 事實上,「被動帶毒」與「創傷放毒」是很獨特的概念,描述了動物運用它們的化學武器的特殊方式。

創傷放毒與被動帶毒動物都會使用毒素──這類有毒物質靠小劑量就能造成重大且有害的生理性影響──以自我防衛或制服獵物。  

但創傷放毒性動物(例如黃蜂)會藉由傷害別的動物施放有毒混合物,并通常是利用尖牙、螫刺或棘刺等。 相反地,被動帶毒性動物則通常是透過皮膚,在另一只動物觸碰或吞食它們時,被動地施放分泌物(比如毒蛙)。

收集你的毒

田納西州南方復臨大學的生物學家戴維. 尼爾森(David Nelsen)說,被動帶毒性物種只會防御性地運用它們的毒素,以避免遭到掠食者吞食。 這就是為什么毒素會繞過消化系統,透過傷口直接進入體內。

舉例來說,被動帶毒性動物被掠食者吞食時,這些毒素會快速散布到掠食者全身,依據毒素類型與劑量而造成暫時性癥狀或死亡。 以河豚為例,它們特別致命,因為它們的皮膚與內臟有一種比氰化物還毒的神經毒素。

許多被動帶毒性動物不會自行制造防御性毒素,而是從它們生活的環境中慢慢收集毒素。 比如說,河豚會從一種海洋細菌獲取河豚毒素。 帝王蝶在毛蟲階段會吃有毒的乳草植物,這使成蝶嘗起來帶有苦味。

警戒色也大量出現在被動帶毒性野生動物身上,特別是中南美洲體色鮮艷的原生毒蛙。

「毒蛙帶有一種混合多樣物質的神經毒性生物堿,效果從只是難吃到恐怖致命。 」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演化生物學家蕾貝卡. 塔文(Rebecca Tarvin)說。

地球上最毒的動物之一是哥倫比亞的金色箭毒蛙(Phyllobates terribilis),它們會收集箭毒蛙毒素(batrachotoxin)──可能來自它們吃的小甲蟲──并由皮膚上的腺體分泌毒素。 一只金色箭毒蛙就能制造足夠毒素來殺死數個人。

類似的產毒甲蟲也被認為會提供毒素給黑頭林鵙鹟(Pitohui dichrous)的被動帶毒性羽毛,這種鳥是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原生種。

咬傷與刺傷

因為創傷放毒性毒素通常是由使用它們的動物所制造,所以這些動物的身體構造也更復雜,而且「必須被更直接地將毒施放進入另一個生物體內,繞過消化系統,」尼爾森說。

許多創傷放毒性動物常用的方法是帶毒的咬傷。 舉例來說,蜘蛛和蛇會透過中空的尖牙注入毒素,使獵物的神經系統與循環系統停止運作。

自然已經演化出其他巧妙的策略。 有些蜥蜴──包括體型龐大的科莫多龍──似乎具有獨特的創傷放毒性唾液。 溝齒鼩(一種類似鼩鼱的加勒比地區的稀有哺乳類)也會造成創傷放毒性咬傷。 芋螺則利用一種變形的牙齒作為創傷放毒性的魚叉,以便捕捉小型獵物,但它們也能注入足夠毒素來殺死體型更加龐大的動物。

其他創傷放毒性動物會利用螫刺或棘刺來注入毒素,例如石頭魚的背鰭棘刺里帶有會引起極大痛苦的毒液,又或者是會使用頭上的小棘刺進行有毒的「頭錘」攻擊的格林胄蛙(Corythomantis greeningi)。

更古怪的是懶猴(屬名為Nycticebus)的毒液系統,它們是東南亞的夜行性靈長類。 懶猴的上臂底下有制造毒素的腺體,然后懶猴會將毒素舔入口中,受到威脅時就咬傷對方并施放毒素。

牛津布魯克斯大學的靈長類生物學家安娜. 奈卡里斯(Anna Nekaris)說,唾液與毒素的混合物似乎會讓被咬傷的動物出現劇烈免疫反應。 她說:「以人類來說,劇烈免疫反應的表現是過敏性休克、極度疼痛,或組織壞死。 」

還有第三類?

在被動帶毒與創傷放毒這兩種類別之間,或許還有第三種施放毒素的類型:無創傷放毒(toxungen)。 無創傷放毒性動物不會以尖牙或螫刺注入毒素,但它們也不會等到被觸碰或吞食時才施放毒素:它們會投擲或噴灑毒素到攻擊它們的對象身上。 投彈甲蟲會從腹部噴出刺激性苯醌,而火蠑螈則會從腺體噴出射程超過30公分的毒素。

然后還有臭鼬。

「大多數人從沒把臭鼬屁當成有毒物質,」尼爾森說:「但臉上被臭鼬屁噴到的狗貓可能出現一陣猛烈的打噴嚏、嘔吐、暫時失明,它們的紅血球甚至會遭到損害。 」

以上皆是

在罕見的案例中,有些物種可以同時是創傷放毒與被動帶毒性動物。

以噴液眼鏡蛇為例,由于于它們尖牙里的細孔,它們不僅會咬傷攻擊者,還會噴出引起痛苦又致盲的毒液到攻擊者的眼睛與臉上。 這讓它們也被歸類為無創傷放毒性動物。

一些東南亞的頸槽蛇會造成創傷放毒性咬傷,也會吃被動帶毒性蟾蜍,讓它們偷走這些兩生類的毒素,然后在頸部腺體分泌毒素。

因此,對于「這條蛇是被動帶毒還是創傷放毒? 」這個問題,有時候答案可能其實是:兩者皆是。




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“環球趣視頻”
上一篇 下一篇 TAG: 動物
658十一运夺金走势图